夜半murmur

以前無法接受自殺而死的人。

小時候曾經在醫院看到依賴呼吸器而存活、也有抱著許多理想夢想而終究還是無法活下去的親友們。
對照那些人,我總認為可以自殺而死,自己決定生命的長短,是一件無比「幸運與奢侈」的事情。

不過這已經是過去那個自以為是,控制狂自己的想法了。

我覺得、我認為、我感覺、我以為、所有的「我」的思考,都是主觀的。

每個人的價值觀、悲傷痛苦承受壓力指數、對事情的看法、情緒的控制,不可能都是一樣的。

了解到這個道理後,對自殺的人也有不同的想法。

不再評斷「不應該這麼做」、「這是不負責任的」、「這樣不對」、「不可以這麼想」。

沒有活過當事人的人生,又如何能夠真正的理解呢。

選擇這樣的方式結束,想必真的是很累了吧。
只是想好好的休息對吧。
苦撐到最後,真的是辛苦了。

很捨不得,但只能尊重所選擇的決定。
也希望在另一個世界能夠獲得到真正的快樂。